WHATSUP滑板网

男女滑手平等吗?她们付出了15年的努力...

作者: 发表于: 2020-01-14 评论: 0 查看: 0



付给女性较少的薪水来做与男性相同的工作是世界各地不幸的标准。例如,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一个男人挣1美元,一个女人却只能挣大约 78 美分,这甚至没有考虑到工作中的性别阻碍,有些工作只优先考虑男性而从来不会去考虑聘用女性,而这几乎存在于每一个职业领域,包括体育行业。

去年,美国女子国家足球队为这个世界敲响了警钟,她们对美国足球协会提起诉讼,因为尽管她们的收视率更高,赢得的比赛也更多,但她们得到的薪资却远远低于男性球员。



你可能会认为滑板行业中的女性也会遭受同样的薪酬差异,虽然在很多赞助条款中大部分情况的确如此,但滑板比赛实际上却呈现出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公平的竞争环境。滑板运动的两个主要赛事----X Games和Vans Park Series,为男女滑手提供了相同的奖金;而Street League这样的赛事,这些年来都增加了女滑手的奖金额度。



尽管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还需要继续努力,但男女奖金的差异在过去其实情况更加糟糕。15 年前开始,有一群女滑手就针对这种不公平对待做出了集体抗争的行动。为了了解她们是如何为女子滑板赛事争取更多收入,我们采访了一些关键的滑手,帮助大家来了解整个故事。

女子滑板的抗争历史


cara-beth burnside, photo: luke ogden (1989)

在 2005 年洛杉矶X Games赛事打响前夕,许多女滑手都聚集在一个房间里,讨论同样作为参赛者,她们却被区别对待的挫败感。“我们这一群女滑手中有谁呢?”女子滑板联盟 (Women Skate Alliance)的创始人兼女子碗池滑板冠军Mimi Knoop说,“Elissa [Steamer,] Vanessa Torres, Amy Caron, 我自己,Jenn O’Brien, Cara-Beth [Burnside], Luciana Ellington和一些巴西人。”



那一年,男子碗池比赛的第一名得到了 5 万美元的奖金,但是第一名的女滑手却只得到了 2 千美元。“当时男子街式的最后一名是 2000 美元。所以排倒数的那个家伙得到了和女子冠军一样的奖金。”。

在那个时候,女子职业滑手得到的比赛奖金比男子职业滑手的低25倍,而且她们的代言合同更加难以获得,分到的钱就更少。这些女滑手清楚知道自己在X Games上的价值,她们在比赛中毫不费力地填补了女子市场的商业空缺,所以她们试图找出方法缩小男女奖金之间的差距。


cara-beth burnside & vanessa torres at 2003 x games, photo: desiree astorga
 
Drew Mearns 曾是一名体育经纪人,他一直在努力帮Mimi Knoop寻找能够作为女子职业滑手生存下去的途径,那天,他也在房间里和大家一起讨论。Drew Mearns提到,1970年时,九名最优秀的女子网球运动员因为类似的金钱不平等而抵制美国网球协会的比赛。运动是由两位世界网球杂志的发行人Billy Jean King 和 Gladys Heldman领导,她们拒绝参加美国网球协会的比赛,这个比赛是男女奖金差距的比例为8:1。

最初抗争的9名女网球手,随着名气的增加,干脆自己开始组织网球赛事,并且形成了女子网球协会(WTA),这直接增加了女子网球赛事涨奖金的机会。



9个争取权利的姑娘
 
受到9位女子网球运动员事迹的鼓舞,第二天早上所有女滑手都拒绝参加2005年X Games的赛事。“我们当时的想法是,就这么办吧,看看明天会发生什么。’第二天比赛开始了,看台上坐满了人,但是场地里没有人滑板。最后,X Games赛事的总经理给我们打了一通电话。

Cara-Beth Burnside接到了Knoop和Mearns在场打来的电话,她们陈述心中的诉求:女子比赛的奖金太少了,而且没有男滑手同样的宣传报道待遇。她们急匆匆就被邀请过来,而通常主办方只给一次热身的机会就要她们开始比赛了。这些体制中的性别障碍增加了实现男女赛事公平的难度。


2005年X Games房间里的女滑手会议
 
经过短暂的反复交涉,选手们同意将比赛进行到底,作为交换,她们要求与X Games的管理层会面。不过接下来几个月她们的努力一无所获,最后她们联系了《纽约时报》的某个工作人员。2006年夏天,关于抵制和不平等奖金的报道登上了《纽约时报》体育版的头版。新闻出来后,ESPN立刻召集她们开会。

在女子比赛开始的前夕,Knoop, Burnside和Mearns 终于和ESPN的一位副总裁们一同坐在会议桌上探讨。她们要求三样东西:女滑手可以自由组织赛事;随着女滑手人数的增加和技术提升,女子滑板项目的奖金也要相应的提高;女滑手也要享有更多曝光的机会



那个副总裁说:“听着,我想帮你们。我们在这里开会做什么呢?明天如果你们在场上能够表现得十分精彩的话,第一名奖励一万美元怎么样?”

但是我在一张纸上写了要一万五,然后把它滑到桌子底下给 Cara-Beth。最终Burnside 赢得了那年的碗池比赛。Knoop总是开玩笑说:“时至今日,Burnside还欠我5000美元。”

女子滑板联盟成立



这一行动催生了极限运动联盟,后来这个联盟变成了女子滑板联盟(WSA),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就像X Games也承担着非官方女子滑板活动的组织一样,推动着女子滑板的发展。就像 Billie Jean King的WTA一样,女子网球协会是确保女性在组织、提升和比赛薪酬方面得到公平的对待。

Knoop 说:“在 WSA 开始进行比赛之前,真正的滑手和ESPN 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至少对女滑手来说是这样的。因此,我们想介入,创造这座桥梁。”他们主张平等的练习时间,因为女滑手在比赛当天只有一次练习时间来设计她们的比赛线路,而男滑手则有一整个星期的时间。随着滑板比赛市场的增长和新系列赛事的出现,WSA与这些赛事合作,确保一开始赛制和奖金是平衡的。

胜利的果实



2007年,也就是女滑手抵制X Games两年后,官方宣布,从 2008 年冬季X Games开始,他们将为所有男女滑手提供平等的奖金。薪酬变化在女子极限运动比赛中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使比赛奖金上涨了数千美元。在国际奥委会宣布 2020 年奥运会将包括滑板比赛后,比赛组织者决定将他们的比赛项目列入奥运会预选赛。像SLS一样,所有比赛都开始为女滑手们提供更高额度的奖金。

展望往来



mimi knoop, photo: fred ferand
 
尽管 WSA 在最高级别的滑板比赛中取得了胜利,但是在滑板的其它领域,基于性别的收入差距仍然存在。事实上,在较低的水平的比赛中谈论奖金平等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多数规模较小的比赛甚至连女子预赛都没有,这是 WSA 很难与之抗衡的。

2019 年 9 月,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一项法令,规定在州立土地上举行的任何体育赛事都必须在男女比赛中获得相同的奖金。这项法律,也被称为同工同酬法案,部分灵感来自于一些职业女浪人争取参加旧金山郊外举办的一个名为Mavericks Invitational大浪竞赛的权利。



这项法案是将平等立字为据的重要一步,但它对滑板比赛没有多大帮助,因为有些滑板比赛不是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国有土地上举行的。尽管这个法案的范围有明显的缺陷,但它是社区立法者承诺的一个重要表现。旧金山Skate Like A Girl主管Kim Woozy 希望这个法案能够建立一个先例,以后会有更多的市政当局效仿。如果各个城市采用类似的法律,任何申请在城市滑板公园中举办滑板比赛的人都必须提供男女滑板比赛,以及两种类型的平等奖金。



kim woozy 在法案通过现场
 
最近一条通过的关于体育运动中性别平等的法律是Title IX,而那已经是1972年发生的事情。法律的进步过程是缓慢的,但只有通过坚持不懈、持续不断的兴趣和行动才能取得进步。Woozy认为同工同酬法案是通向更大平等条件的垫脚石,将帮助女子职业滑手在其职业生涯的更多方面,也就是能够和男滑手一样代言相同的品牌并且拿到同样的薪酬。

除此之外,Woozy 对这个故事给性别不公带来的关注表示赞赏。“人们只是假设在 2019 年一切都是平等的,大家都说男女皆平等,”她说,“但事实并非如此。这种错误的认知是阻碍法律进步的原因,因为很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男女不平等的存在。”

15 年前,一小群女滑手冒着风险去实现男女同薪同酬的目标。今天,希望姑娘们在取得进步的道路上不会再独自前行

WHATSUP滑板杂志
 
Read more, Wisely skate

文字 | Ian Browning

翻译 | 尤可可

编辑 | 坦克

来源 | Jenkem


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