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UP滑板网

【盘问】睿智的Josh Kalis

作者: YYY 发表于: 2014-01-16 评论: 0 查看: 0



Josh Kalis与其他滑手的区别是,他是一个特别睿智的人。不仅仅体现在他的职业生涯和对赞助商的选择上面,还体现在他站在长远角度上为滑板和滑板文化争取了更大的发展。不像别的职业滑手每天在自己的板场里闭关修炼,Kalis每周日都会去JKwon Plaza和大家一起滑板。Kalis非常有亲和力,和他聊天会感觉很轻松,一起开开玩笑,聊聊最近的绯闻,不会感觉有职业滑手的架子。如果说滑板世界里也有政治选举的话,我想大家一定会选Kalis来代表大家的心声。




在滑板产业里,很多人来来去去,也就红了那么几年就没了消息,你却能保持十几年的职业生涯,潮流在变化,经济也跌宕起伏,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就是喜欢滑板而已,喜欢滑板的文化和氛围。如果哪天我觉得滑板没意思,或者滑板已经没有了文化的时候,我想我一定会退出。我经常跟朋友说一句话,从你通过滑板拿到第一份工资起,这就成了你的职业,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必须真诚去面对滑板,尽我做能滑得更久。滑板会让你拥有自由,让你表达自己的态度,让你享受快乐,没有任何规则限制,但是,一旦拿了赞助,事情就不一样了,滑板变成了你的责任。很多人都以为你拿了赞助就可以放松了,可以混了,其实不是这样的。现实是,成为职业滑手与在法庭里为人辩护没什么区别,拿人钱财,就有责任去做事。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一直都跟我那些有机会晋升的滑手朋友们说,如果那扇门打开了一条缝,那么你一定要拼命地去推它,因为这时候你只有你自己,必须靠自己的努力。我看到很多人都是这样,拿到了flow,或者开始每个月挣个几百块钱的时候,他们就停下来了,开始等待,等待摄影师,等待摄像师,这样等下去的结果就是7年之后,他还是个flow。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拼命地滑,拼命地练,学会主动去争取机会,让大家看到你的进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我现在37岁了,有我的签名板面、鞋子、轮子,我已经做了这么对,但我觉得那扇门依然为我开着。我不能退休,我不能等待,我依然需要努力,还是有很多资源可以利用,有很多人需要帮助。对我来说,我除了努力向前,别无选择。
 
你现在是DGK的队员,你有没有想过做自己的品牌?
我不知道。这样做也许是错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自己运营过滑板品牌,而且我觉得板面生意会越来越难做。你可以上eBay买100块板面,一张板只要10块钱。据我个人观察,硬件产品越来越难赚钱。在1987年我刚开始滑板的时候,你块板面要50块,而现在整体物价已经上涨了,一块板面却还是50块。而大家玩的越来越狠,一块板有时候玩了一个星期就废掉了,所以说滑板的价格想往上涨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说滑板公司要生存下去必须通过做服饰或者周边产品赚钱?
对,但是这样就有新的问题。如果一名滑手拿了单独的服饰赞助,他可能就不会穿板面公司或者支架公司的衣服了,这样的话硬件公司会不开心啊。所以你会看到有的滑手的衣服上会有很多logo。鞋子的赞助商也会有相应的要求,比如会在合同里要求你把贴纸贴在板面上,但是板面的赞助商会觉得那些贴纸挡住了板面上的图案,反正有很多这样的事情。
 
总的来说,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些年来全球的板面销售都开始下滑了?
对,这个问题我也打算说的。2000年的时候,签名款平均一个星期能卖6000块,但是到了2004年的时候,这个数字下滑到了1000。这种下滑并不是针对某一位滑手,这是普遍现象。现在的选择更多了,板店的自己的板面,空白的板面,还有很多eBay上的便宜货。而且现在很多滑板店也开始干傻事了,我也不好说他们,我总不可能跟那些买滑板的孩子说“你必须买签名款,不能买那些没有任何图案的空白板面”。不过我会告诉那些能在滑板上走得更远的孩子们“如果你现在通过正确的方式支持滑板产业,那么以后你有可能通过滑板吃上饭,但是如果现在不支持的话,等你到了那个年纪,职业滑手都饿死了”。Dyrdek在10年跟我说过,未来可能不会有职业滑手了,或者只有10个,他们为一家大公司下的一些子公司工作。他的预测是以后会形成一个分水岭,一小部分滑手会通过滑板过上好生活,而其他的职业滑手只是享受滑板,挣点小钱。我当时不同意他的观点,心里面有两个小人,一个说“不,这永远不会发生”,而另一个。。。这些年我已经看到很多变化了。




 

在你还没有成为职业滑手之前,你经常去跟人打电游来赌钱,你会赌多大呢?跟大家说说年轻时候的故事吧。
一句10块或者40块吧。一般我们会在7/11打,但是如果赌的大的话我们会去商场里。因为有一次一哥们儿输了却不想掏钱,就把枪拿出来指着我。
我们经常在凌晨两点去7/11,因为这时候他们会换掉烤了一天的热狗,换上新的,我们就可以拿到那些免费的热狗吃。还有件事情就是我们会去Country Fried Chicken里坐着,一旦有人吃完走了,我们就会坐过去,拿着他们吃剩下的食物跟店员说“我不喜欢这个土豆,能不能给我换一份?”然后就能拿到一盘新的土豆。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过分的时候是我们有个朋友叫Ant,他每天都工作,但是我们每周五都会抢他的工资去买东西,最后一点也不分给他。他现在已经成家了,我们都长大了,但还是会提起小时候他被我们欺负的事情。
 
你在另外一个采访里说过,当你第一次去旧金山的时候,你去了EMB,但是大家都很不友好。当时是什么情况?
说实话,我觉得那是一种现象。我从小的思想是我必须做对大家有利的事情,而现在大家好像不这么想了。我是这样长大的,所以我是这么想,你必须努力去赢得别人的尊敬和赞赏,但是现在你这么做,别人会以为你在出风头。现在的世界不同了,但是当我去EMB,Love Park,Pulaski Park,我必须维持地位。因为如果我不那样做的话,我的板都会被人偷走。但是如果我打出正确的牌,大家一定会尊敬我。
 
你有没有觉得AVE,Dill和Mikey Taylor的离开把AWS搞乱了,也毁了他们自己?
我认为大家的离开不是好事,但是这也是现实。我认为Dill和AVE的离开毁了AWS。我对AWS的感情很深,这么多年了,大家都是好朋友。Carter对我来说就是我的衣食父母,Dyrdek也是。在我离开AWS之后,Dill和AVE开始组建他们的队伍,拉近了Kevin Terpening。我知道他们对Mikey和Dyrdek一起做Meaty boards的态度。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硬件公司正在挣扎,如果Meaty能够大卖然后养活公司其他滑手的话,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离开AWS是因为我失去了我的地位,AVE和Dill至老大,我只能在我自己的小空间里。他们两个离开了,我再当回老大,这也太没面子了。然后Grant也走了,这对整个公司的打击都很大。最后我也不得不离开,即使我觉得对不起Carter,但也没别的办法。
所以说这一大堆事情特别复杂,我也不是说AVE和Dill把我挤走,或者是把Mikey挤走,但实际上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有明说而已。而现在他们走了,我也离开了。我经常一遍又一遍地看cinematographer section of Alien ,大家在一个队伍里牛逼地滑着。我觉得我不适合AWS,但是我对AWS有很深的感情,我看着AWS成功,也看着它搞成现在这样。好在Gilbert留下来了,他很不错,还有Jake,也是我的最爱之一,以及Bledsoe,他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


 

现在是AWS最艰难的时刻。我听说AWS的股份有所变动,所以也许这是一件好事?
说实话,Rob Dyrdek一直在努力拥有AWS的股份,他给滑手们权力,希望大家一起做正确的事情。Dyrdek个人为了AWS做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努力。他为了很多事情自己掏腰包,靠其他的生意来补贴AWS这边的漏洞,一天天下去他自己也撑不住了,他必须做出选择。他为了队伍里的滑手,为了大家花了大笔大笔的钱来维持AWS的运作,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做出退让。现在一半的股份转让给了Chad的公司,而Chad曾经帮助Jamie Thomas建立起了Blackbox王国,所以说把公司交给Chad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听说有功能饮料公司要赞助你,肯定会有很高的工资,你为什么不要呢?
其实事情没有谈拢,一半取决于我,一半取决于公司,大家都只是提了一下而已,双方都没有作进一步沟通。曾经在一次签名会上,我看到满桌都是功能饮料,那些小孩子打开易拉罐一口直接喝光,我可不想我女儿也想那样。那些饮料里全是咖啡因和激素。我不想我的孩子喝那玩意儿,所以我更不想和这些饮料公司有什么联系。
 
在职业生涯方面,你对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
大家很容易忽视的一方面就是滑板动作,很多对脚踝有损伤的动作会毁了你的前程。那些“风格型”滑手玩的是快乐和生活方式,所以他们能走下去,他们不用做那些自杀的动作,大家买他们的产品是因为喜欢那样的滑板态度。就像Gino,就算Gino一下子把他所以想做的招都拍出来了,孩子们可能还是会去追随Nyjah和Shane O'Neill,看他们一年年做出更高难度的动作。我想10年之后,年轻一代一定会出来几个狠到变态的Pro,到时候就知道谁能走得更远,看看谁能到了40岁还能是大家心目中的pro。只有那些懂得经营的滑手才能走这么远,比如说Suciu,或者Ishod,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Suciu,但是我觉得他们两个可能是走到最后的人。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大家总是一下子放出太多东西。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去经营自己的视频。一下子全盘托出,成了一颗闪耀的新星,却转瞬即逝,拍了5年也无法超越自己的前一个片段,自然也失去了自己的地位。所以说视频要慢慢来,要讲究策略。如果一下子滑的太狠,留下一堆伤病,对整个职业生涯也不是一件好事。这些方式在我看来,都不够睿智。
 
每个时代滑板都有些关键词。你觉得当下滑板的代表是什么?
我不知道,现在有太多牛逼的事情,比如说碗池技巧的复兴。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想可能是个“大杂烩”吧,这是我最先想到的词,另外我觉得就是适者生存吧,滑手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只有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走得更远。
 
 
 
 
 
采访: Ian Michna
照片版权: Mike Blabac & DC
翻译:YYY
来源:http://www.jenkemmag.com/home/2014/01/06/the-josh-kalis-interview/

 

来源: 中国滑板网
上一篇 下一篇